分类
水文

人和人的体质是不能一概而论的

那一天我在医院捐完1吨血后回家写诗,写到2000多首的时候准备休息一下顺便发表一篇关于癌症的论文,这时我看见楼下有只老虎跟一头熊打架,我直接从18楼跳下去并在空中调整身体稳定落地,着落点和目标隔了层40m的钢板,我瞬间极端愤怒,心脏一下喷出5吨血,刚想一拳打穿40m钢板过去阻止,没想到旁边两个被我落地吓到的路人过来围攻我,第一个壮汉扑过来我随便借一个力背摔,他头扭到脖子昏迷了,第二个拿出步枪想射我,我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闪避了30发子弹,一拳使他缴械并击穿了他身后的40m钢板,接着我继续向老虎赶去,老虎看见我直接扑过来,我一个滑铲从它身下滑过,并用随身带的刀子把它的肚子划开,内脏掉一地,它当场去世。熊马上跟过来,它一过来我就闭气装死,它一回头我直接一个锁喉,两只腿固定住它的要,用力一分钟就把他窒息了。这时背后突然冲出一只成年的雄性暴龙,没想到我刚才极端愤怒的一拳不仅打穿了40m的钢板,还打通了时空裂缝。我二话不说赶紧把刀子牢牢地绑在脚板上,暴龙冲到我前面,张开大口从上往下咬,我向前一个翻滚躲避攻击,起身一跃抓住前爪挂在暴龙的胸前,我的一只脚板下是绑着匕首的,我就用那条腿来踢,每踢一下就等于捅了它一刀,大概踢了七八下,它就一命呜呼了。还没松口气又来了100个神秘组织的人,想把我抓去研究,我当然不同意,于是和他们打了起来,打了足足75分钟,完事之后还摇着花手跑了30公里,因为实在太累就在某个人的院子里躺下睡着了,这家人养的藏獒看见我在睡觉就想吃掉我,我神经拳一拳干在它的眼窝上,然后我就醒了,那时候有点害怕,它更凶了又要扑上来,我接着双腿劈叉跳它咬在了草地上,我直接剪刀腿夹住它的脖子,借着落地的力720度旋转给他头拧下来了,狗主人看到这一幕一直骂向我要赔偿,我就笑笑,躺在血泊中继续睡,因为我知道我随时可以用我的剪刀腿拧下他的头。狗主人过来我立马生吃了他,看这墙上的时钟指向12点,我:生吃了人,我很抱歉。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